全本书屋>公牛传人>目录>

第一千章 再见

第一千章 再见

小说:公牛传人作者:沉默的爱字数:4057更新时间:2018-10-10 08:01:36

   “我们是冠军!”

  “我们是冠军!”

  全场重复着同一句话,满天彩花落下,白已冬站在原地,被队友扑倒,一个个地冲来,恨不得把他压成肉饼。

  “太好了!太好了!”

  “这一球像迈克尔在1998年的世纪投篮,如果这是白狼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投,那该有多伟大?”

  “这是感人的童话!”

  “这是美妙的史诗!”

  “老大,恭喜你。”瓦沙贝克激动地说:“我感觉你还能再打几年!”

  白已冬只是微笑,没有回答。

  这一刻,与白狼并肩作战十余年的瓦沙贝克,第一次觉得,这个带着他进入联盟,看着他一路成长至今的老大哥,突然间老去了。

  伟大的白狼在这一瞬间老去了。

  瓦沙贝克不再挽留,因为他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

  然后,白已冬看了看四周,在这个梦开始的地方,他用最梦幻的方式完成了最后一投。

  他都快忘了故事是怎么开始的,但他一定会记住,这是个怎样的结尾。

  1996年随球队第一次夺冠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孩,并不把冠军当回事,所以他没有什么感觉。

  2005年第一次率队夺冠时,他只有无尽的兴奋,也没有这么深的感触。

  一年又一年,他拿到了一个又一个冠军,但都不像这一刻如此动容。

  失去过,得到过,如今归于圆满,我也是时候离开了吧。

  难以抑制的情感涌了大脑,自眼眶内飞涌而出。

  巴特勒过来拍了他一下:“你居然哭了,真难看啊。”

  “抱歉...”

  白已冬控制不住自己,他擦了擦眼睛,走到场边接受采访。

  布图兴高采烈地抱住白已冬:“狼叔!果然没抢七!你太棒了!”

  “你要闷死我吗?撒手!”白已冬差点被憋死。

  “bye,可以跟我们说一说最后的进攻吗?你们还有暂停,但你们并没有暂停,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已冬缓了缓,说道:“生命总会有这么一些短暂的瞬间,你觉得你无所不能。”

  然后,白已冬走到场边,抱起了白清欢,对妻子说:“结束了。”

  “这下,你可以安心了吧?”

  楚蒙知道这个冠军对白已冬有多么重要,如果没有夺冠,他一辈子都过不去这道坎。

  白已冬一手抱着白清欢,一手抱住楚蒙:“谢谢,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我走不到这里。”

  “斯科特,你们看到了吧?”返回更衣室之前,白已冬跟场边的老队友们打了个招呼。

  皮彭面色柔和,笑道:“我为你骄傲,bye。”

  “这样的表现勉强没枉费我抛下女儿的生日来看赛。”库科红着眼说道。

  白已冬有许多的话,现在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布伊勒道:“晚点记得投篮啊,bye。”

  “好。”

  “打了一场好球,是不是该请客呢?我的肚子快饿扁了。”温宁顿囔道。

  “你在搞什么?平时不让你说话都说个没完,这会儿怎么这么安静?”

  “我...”白已冬张了张嘴,一副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不过,有些话,只能在这个时候说。

  “我没有辜负。”

  白已冬说罢,道:“回见。”

  几个老家伙相视一笑。

  白已冬刚进走廊,碰见了杜兰特:“凯,心情如何?”

  杜兰特仍有闷气,不服地说:“也是你了,换成别人,你们的更衣室早被我拆了!”

  “凯,你的时代要来了。”

  “谢谢。”杜兰特道。

  白已冬随即又道:“不过,你这辈子都没机会击败我了。今晚将成为永恒,无论你日后取得了什么成,人们都会记得,40岁的我在总决赛狠狠地教训了你!”

  “这是事实,不是吗?”杜兰特竟没有生气。

  白已冬走到更衣室的门口,心隐隐的不安。

  门一打开,好像执行完暗杀计划的杀手回到家里,猛然发现十几个人挺着机枪对着他。

  “你...你们想干嘛?”

  巴特勒带头,摇晃着香槟叫道:“兄弟们,请向我们的最佳球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十几瓶香槟同时开瓶,射向了同一个地方。

  “你们这帮小混蛋!该死的我饶不了你们!”

  “靠!差不多得了!”

  “妈了个巴子!我为什么要回到这里?”

  玩闹过后,公牛全队身着冠军衫,头戴冠军帽,整齐地回到场,站到台前。

  “伟大的一季即将落幕,感谢芝加哥公牛和金州勇士,你们奉献了六场经典的赛!”

  肖华说着祝词,最后:“我宣布,2016-2017nba总冠军是——芝加哥公牛队!”

  白已冬站在霍伊博格的身边,看着他举起奥布莱恩杯,内心充满感慨。

  随后是总决赛p。

  没有任何悬念,六场总决赛,白已冬场均29分11篮板7助攻,全票当选。

  “除非你答应明年会再回到这里,否则我不会把奖杯发给你。”肖华开了个玩笑。

  白已冬接过了话筒:“这很不容易,很高兴我们走到了这里,这要归功于我们的教练团队和我身后这群充满斗志的年轻人,他们才是p。”

  “bye~”

  “不要走!”

  “bye,再打一年!”

  “再打一年!”

  现场呼声四起。

  “今晚我打得很尽兴,每个人都会迎来这一刻,我准备好了,我准备永远离开篮球,离开一项我深爱的运动。”

  “抱歉,我先走一步。”

  “我已将我的一生都献给了篮球,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

  “谢谢所有人,我已经准备好说再见了。”

  “晚安,芝加哥。”

  白已冬说完,现场无数球迷落泪。

  尔·拉塞尔将以他为名的奖杯发给了白已冬:“孩子,你做得很好。”

  “谢谢。”

  白已冬抓住奖杯,举到头顶。

  今夜,此定格。

  次日,白已冬正式对外宣布退役,结束了22年的职业生涯。

  纵观白已冬22年的职业生涯,总共得到42163分11680篮板12092助攻,9次夺得总冠军,6次当选总决赛p,6次当选常规赛p,16次入选最佳阵容,17次入选最佳防守阵容。

  “我们在芝加哥送别了无数次,最后我们送别了自己,“再见”!这是最后一次了。”

  “白狼代表着我的青春,他在明州的12年是我生命最美妙的12年,在我心里,你是最伟大的,再见!”

  “对我来说,没有白狼的nba会很怪,我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接受这件事。”

  白已冬宣布退役之后,人们通过各种各样的平台表达了自己的不舍。

  半个月后,2017年nba选秀大会在麦迪逊广场进行。

  号称选秀大年的17一代正式进入联盟。

  又过了半个月,瓦沙贝克宣布与森林狼签下5年1亿的合同,此回归明州。

  瓦沙贝克离开那天,许多芝加哥球迷自发到机场送别。

  “我爱芝加哥,我会想念这里的一草一木,我在这度过了非同凡响的一年。不过,我的家在阿波利斯,我必须回去,抱歉。”瓦沙贝克通过因纽发表了一篇章致谢了芝加哥。

  赛季,由于白已冬和瓦沙贝克的出走,森林狼由赵黎一人独撑大局。

  在狂野的大西部,只拥有一个全明星的球队难成气候。

  赵黎坚持了半赛季,把森林狼带到季后赛的边缘,伤病击倒了他。

  因此,森林狼改变策略,赛季期进行摆烂,并在最后得到了第五顺位,在选秀大会选择了号称小杜兰特的乔纳森·艾萨克。

  瓦沙贝克的归来令森林狼重回正轨,有赵黎和瓦沙贝克这两位老将,也有艾萨克这般天赋出众的潜力新星,未来可期。

  各队变化不大,詹姆斯积极地进行训练,下赛季骑士仍是总决赛的热门球队。

  勇士也是一样,夺冠失败固然为人耻笑,但他们还在路。

  不久前,勇士与杜兰特达成了协议。

  杜兰特将继续留在勇士。

  没有任何改变,nba依然是两强独大的格局,今年只是个意外。

  冠军巡游结束之后,白已冬迎来了悠长的假期。

  从现在开始,他不用再考虑赛的事情,也不用花费时间维持身材保持状态,想干什么干什么。

  原以为接下来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生活,现实很快给了他一记重锤。

  “浪什么浪!带孩子去!”

  白已冬变成了司机,专职接送孩子下学,挺悠闲的,但这样的生活不适合他。

  有人了解他,于是打来了电话。

  “你好啊,麻吉。”

  白已冬听说魔术师现在是湖人的运营总裁,怎么还有空给他打电话?

  “看来你很清闲。”

  “何以见得?”

  “秒接电话,说明你现在闲的不能再闲了。”

  “好吧,确实有点。”

  白已冬没什么好隐瞒的:“有什么事吗?是不是被朗佐·鲍尔的投篮吓到了?别担心,那孩子会变成好投手的。”

  “我不担心,那孩子是个天才,我只是担心你。”

  “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无聊的生活会使人走向极端的,bye。”

  白已冬听出了话外音:“麻吉,有话直说吧。”

  “wow,不愧是bye,我喜欢你的爽快。”魔术师卖了个大关子,终于说道:“除了朗佐,我们这还有一些年轻人,他们需要一点经验,我这样的老古董显然不适合引领他们,你有兴趣吗?”

  “我对执教不感兴趣。”

  “不,不是执教,是助理教练,我相信你可以胜任。”魔术师说。

  白已冬挠着头:“我要和家人商量一下,你知道的,我现在不是一个人。”

  “我完全理解,等你决定了再告诉我,不过别让我等太久。”

  “好,谢谢你的邀请。”

  “不客气,不论何时,湖人国度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八月,正值夏日,白已冬一家前往格陵兰度假。

  格陵兰对白已冬来说有特殊的意义,很多事情,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泰勒母子也在,一家人在海岸边钓着鱼。

  “爸爸,好冷...”白清欢的脸都被冻红了。

  白已冬抱着女儿,坐在凳子看着远方:“欢欢,你觉得这里好玩吗?”

  “好玩,是有些冷。”

  “凡事总不完美嘛。”

  “嗯,也对哦。”

  父女俩都不说话了,白清欢抬起头看着父亲的脸,突然伸出手捏了捏。

  “爸爸,你在想什么?”白清欢问道。

  “我在想,欢欢长大后会怎样。”白已冬笑道。

  白清欢欢快地说:“长大后,我要当飞行员,像小鸟一样飞来飞去,想去什么地方去什么地方。”

  “自己一个人吗?”

  “不,我要带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他们一起!”

  “那你可得多加努力了,想当飞行员可不简单。”白已冬摸着女儿的头,“有些梦想很大,有些梦想很小,但一定可以实现,知道吗?”

  “嗯。”

  “冬!”楚蒙找了过来。

  白已冬望去:“吃饭了吗?”

  “还没有,有你的电话!”

  “让我猜猜,是不是麻吉的电话?”

  “是!”

  “告诉他,我还没决定,过几天再给他答复。”

  楚蒙拿着手机,看着白已冬,微微一笑,接起了电话:“我是bye的妻子。”

  “我知道,他跟我说过这件事。”

  “他同意了,只是现在不方便,所以由我转达。”

  “好的,谢谢。”

  楚蒙收起了手机。

  尽管白已冬没有给魔术师明确的答复,但她了解自己的丈夫。

  如果他不感兴趣,恐怕早拒绝了魔术师。

  他肯定动心了,只是顾虑家人,所以迟迟没做决定。

  “再过几分钟要吃饭了哦。”楚蒙喊道。

  “好,我们再坐一会儿回去。”

  白已冬背起来了白清欢,走了几步,看向远方:“欢欢,如果爸爸要去一个新的地方,你会同意吗?”

  “我可以一起去吗?”

  “可以。”

  “妈妈也去吗?”

  “去啊。”

  “大家都去吗?”

  “嗯。”

  “那我同意!”

  “嗷呜呜呜~~~”

  白已冬对着前方嚎了一嗓子,背着女儿跑了起来。

  .....

  正结束了,名人堂演讲明天发,我的完本感言也明天发,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明天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