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能穿越的修行者>目录>

1055 新的开始

1055 新的开始

小说:能穿越的修行者作者:神秘男人字数:3813更新时间:2018-10-10 07:47:35

   “舍己为人,小僧佩服!”

  欧阳竟无眨了眨眼,朝着远处的雷光,毫无诚意的双手合十一礼。

  “又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可怜人!”

  素妙真君摇了摇头,突然皱眉看向自己掌的长剑,那光润的剑身此时竟在轻轻颤抖。

  “怎么了?”

  欧阳竟无侧首看来。

  “碧虚子赶过来了!”

  素妙真君显然与那位剑神有着不浅的关系,随时可以知晓剑神与碧虚子战斗的情况。

  “呃……,你说的有些迟了,我已经看到了!”

  欧阳竟无眯了眯眼,透过无量虚空,径直落在那快速靠近、不停闪耀的星河之。

  “阿弥陀佛!”

  佛号一响,一朵宛若真实的金色莲台当空绽放,把此地三人,尽数纳入莲心之。

  “嘶嘶……嘶嘶……”

  若有若无的声响之,道道剑气从虚无之滋生,如海如渊,轻轻一绕,无穷之大的金色莲台被挤压成百丈大小。

  “咦……,好神通!”

  一位面容俊雅的年轻人悄然出现当场,看面相,此人不过二十三四,只是一双眸子,却明亮的让人无法直视。

  天仙,碧虚子苏阳!

  “我竟然从未见过?”

  苏阳在欧阳竟无身扫视几眼,才把目光放在陈子昂身。

  “我们又见面了,陈师弟。”

  “嗯……”

  素妙真君和欧阳竟无身躯一紧,已是一脸谨慎的朝着身边的陈子昂看来。

  他们两人认识?而且关系匪浅!

  “真的是你?”

  陈子昂微微皱眉。

  他确实见过此人,只是那是记忆之许久以前的事。

  明渊界,魏楚之战,天门之匙。

  那时,自己化身东厂孙恩,曾经有过一世经历,在那所谓的仙境之,他见过此人,还从对方手得了几门低阶的功法。

  只不过待到自己修为有成,再次回返那里之时,当初之人却已消失不见。

  “没错!”

  苏阳点头,又是轻轻一叹。

  “我可是等你多时了!”

  “可惜,你来晚了!”

  陈子昂冷笑,元灵一动,脑海那早已神光黯淡的天门之灵,悄然从他的元灵之缓缓推了出来。

  虽然撕裂的痛楚让他皱起眉头,心更是升起一股不舍,但并未阻止他的动作。

  “是吗?”

  碧虚子苏阳竟然也未动手,反而看着陈子昂淡淡一笑。

  “你真的以为天门如此容易摆脱?”

  “……”

  陈子昂脸色一白,猛然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掌。

  一股强悍的气息正自从他体内涌出,滔滔不绝的涌向全身下。

  这并非从虚无之汲取的大虚藏之力,在神通消失之后会逝去的力量,而是实打实的在增强着他的实力。

  不过眨眼功夫,陈子昂身周的虚空已经再次显出不稳,狂暴的力量随着气血的运转,更是发出声声震撼天地的沉闷回响。

  “你们二人同为一体,一人身死,另一人会圆满,此乃天帝给你们立下的命数,不可更改!”

  碧虚子苏阳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子昂。

  “恭喜,你马会证道天仙。不过,到时你的肉身,要作为天帝回归的炉鼎了!”

  话音未落,两股杀意已经从身旁涌出,素妙真君掌的仙剑,急斩陈子昂的咽喉。

  “当……”

  剑棍相撞,两人身躯都是一颤,两件兵器齐齐落地。

  “他们要杀你,阻止天帝回归,那么,你的选择哪?”

  碧虚子苏阳虚立外界,双手抱于胸前,竟是毫无插手的意思,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内里陡然翻脸的三人。

  素妙真君脸阴晴不定,与陈子昂四目相对,一时间却不知如何说起。

  “天帝回归,众仙定当遭劫,无人可以逃脱!陈道友,你已经注定难逃一死,何必再拉着我们一起下场?”

  欧阳竟无在一旁无奈的叹了口气,朝着陈子昂一摊双手。

  “要不然,你自裁吧?”

  “我从不是舍己为人的人!”

  陈子昂冷笑。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素妙真君冷声开口。

  “我想活着。”

  “……”

  “那是没得谈了?”

  欧阳竟无举起双手。

  “看去似乎是如此。”

  陈子昂咬着牙,却根本无法压制在自己体内那不知从何而来的滔滔之力。

  “…………”

  三人对视,情形再次僵滞。

  “咳……,要不然还是谈谈吧?”

  干咳一声,欧阳竟无再次开口。

  “来不及了!”

  素妙真君缓缓摇头,素指遥遥一点,晶莹如玉的指尖凝聚着夺人双眸的惊天剑意,直逼陈子昂额头。

  “阿弥陀佛!”

  也不知欧阳竟无做了什么手脚,陈子昂本欲抵挡的身躯竟是猛然僵滞,不能动弹分毫。

  “啪……”

  如同西瓜碎裂之音响起,陈子昂脑门生受素妙真君一指,当即崩裂开来,脑浆四溢。

  只是他的身躯实在太过强悍,即使有着剑意残留,消磨着体内生机,但他的头颅,竟然依旧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死!”

  剑意升腾,素妙真君掌再次出现宝剑,剑光之下,陈子昂周身变化尽数落入眼眸,剑光斩落,瞬间剿灭眼前身躯内所有生机!

  “嘭……”

  面前的血肉当场爆开,纷纷化作虚无,只有一个暗淡石门,悄然矗立。

  “毁掉它!”

  虚空之不知何人发出声音,瞬息间,十余股让天地都为之颤悚的力道突兀而起,瞬间撕开欧阳竟无的金莲,落在这道天门之。

  “……”

  “这么多想做黄雀的?”

  虚空,碧虚子苏阳冷冷一笑,手指微动,却被数道跨越时空的目光给死死锁住。

  “没人欢迎大罗金仙的回归,如若不然,那违逆天命的佛陀也不会出现。”

  虚无缥缈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却无身影浮现。

  “我只是想提醒你们,你们的目的似乎并未完成。”

  碧虚子脸色不变,只是朝着场一使眼色。

  在那里,欧阳竟无和素妙真君早已推开,彼此紧挨,严阵以待。

  而那座天门,已是彻底碎裂,与此同时,天宫、宇宙各处,所有的天门门户,都在这一刻一一化作一股青烟,消散于天地之间。

  一切,似乎都往最圆满的地方发展。

  下一刻,变故乍起。

  一股深邃的黑暗凭空而起,带着股吞噬一切的力量,瞬间横扫全场,甚至连那即将化作虚无的天门门户,都被其吞噬一空。

  黑暗来自无人注视的角落,那虚立半空的一根金黄棍棒。

  “吞天神功!”

  “收!”

  虚空之,一股恐怖的威势撕裂四方的禁锢,化作一尊庞大的身影,睁着一双血红双眸,横扫四方。

  “陈子昂!”

  “天仙?”

  “杀了他!”

  虚空动荡,一道道强悍的气息从宇宙各处升起,如同道道巨大的火柱,各使神通朝着此地望来。

  这个所谓的脱离于世的世界,也不能抵挡他们的窥视、深入。

  百余位天仙!

  “你们最好考虑清楚,再杀我之前,我体内的血脉可以引动那位出现!”

  陈子昂单手虚握,棍棒自动浮现掌,而他幽幽一句话,让场起伏不定的波动瞬间停滞。

  所有人都明白,面前的陈子昂已经不是他们可以随意打杀的存在,而一旦不能一举把他灭杀,他可能会让那位存在下来。

  “没人希望那位出现,我也一样。”

  陈子昂淡然一笑,轻轻抖动身躯,适应着目前的境界。

  “所以,我们相安无事,岂不正好?当然,不要惹我,要不然万一我失去理智,那不太好了!”

  “狡猾的小子!”

  碧虚子苏阳撇嘴笑道:“依你所说,他们不但不能对你动手,还要好吃好喝的照顾你,免得你哪一天想不开,自寻死路是不是?“

  “苏师兄,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陈子昂无奈的朝着苏阳叹了口气。

  “你把我都搞糊涂了!“

  “我哪一边都不是。“

  “…………”

  “好吧!”

  陈子昂点了点头,随后大手一伸,径直把身旁的一僧一道给握在掌。

  “两位,你们觉得我该如何处置你们?”

  “陈道友,我并无敌意!”

  素妙真君双手摊开,任由掌仙剑落地,她也曾想过反抗,但她十分清楚,此时的自己根本没那个能力。

  “嗯……”

  “那好!”

  陈子昂张口轻吹一口气,素妙真君的身躯随即脱离他的掌,朝着虚无的外界飘去,瞬息间不知去向。

  “祝你好运,那面的环境可不怎么好?”

  摆了摆手,陈子昂再次把目光放在欧阳竟无的身,眉头更是微微一皱。

  “和尚……”

  “陈道友最好还是放了我为妙!”

  欧阳竟无轻轻一叹。

  “嗯?”

  陈子昂眉头蹙起,眼神光大盛,下一刻已是脸色一变,大手死命一甩。

  “艹!”

  “晚了!”

  欧阳竟无一脸苦笑,身躯陡然不受控制的爆裂开来。

  “七宝妙术——如来降世咒!”

  “吡……钯……”

  时空微晃,一道柔和佛光突兀浮现,佛光温顺、祥和,从虚无而生,无有止尽。

  金色的袈裟、细密的纹理,悄然把陈子昂的身躯包裹。

  佛音禅唱,响彻整个宇宙,浩瀚佛光,让无穷世界尽数纳入其,起起伏伏。

  一瞬间,无量众生尽数拜服,一位位天仙无声无息的退去,老老实实的跪倒在自家洞府门前。

  “恭迎未来佛祖降世!”

  “阿弥陀佛!”

  佛光之,有悠扬之声从传来,荡尽无量世界、无尽时空。

  只是话音未落,佛光突现不稳。

  “七宝缺一,佛祖还是请回吧!”

  距离阿弥陀佛最近的碧虚子脸色陡然一变,四方星辰一亮,一道浩瀚剑光直入佛光之。

  “陈子昂!”

  伴随剑光而起的,还有那一声怒吼。

  本已被佛意侵蚀,不得动弹的陈子昂身躯一晃,瞬间做出反应。

  明渊界之,七宝妙术的不死之身被吕南人提前夺走,自己并未得到!

  “轰……”

  一股异的波动从他体内涌现,瞬息间遍及宇宙每一个角落。

  “当……”

  远处的东皇钟无风自动。

  伴随着悠扬的钟身,宇宙无数碎片,朝着此地汇聚而来,一个崭新的虚影,悄然把佛光覆盖。

  威严、浩大,黄袍披身、玉冕落顶,一个无法直视的存在也占据了陈子昂的身躯。

  “呼……”

  陈子昂只觉着自己的元灵不停飘荡,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无从察觉。

  但脑海的大道真言、诸法奥妙诀、妖魔汇聚的血脉竟然也有一道道残影浮现,参与到肉身的争夺之。

  “有没有搞错!”

  一脸无语的在元灵之竖起一根指,下一刻,陈子昂的意识彻底陷入沉寂。

  ******

  小元界,镇南王府。

  不知何时,陈子昂陡然从床惊坐而起。

  “世子,您怎么了?”

  身侧清香传来,一位妇人急忙扶起陈子昂。

  “兰姨?”

  陈子昂猛一眨眼。

  “世子?您没事吧?”

  兰姨冰冷的脸,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关切。

  “您的身子好烫,我去禀告王妃,请大夫过来看看。”

  一手贴了贴陈子昂额头,兰姨急急开口。

  “不必了,我没事。”

  陈子昂低头,看了看自己幼小的身躯,轻笑一声,从床榻之赤足缓步走下来。

  “没了那些东西,果然舒服多了?”

  扭了扭脑袋,陈子昂来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扇。

  清风袭来,带来丝丝凉爽,也轻轻卷起他额前的发丝。

  “天快亮了。”

  “是啊,今日应该是个好天气。”

  兰姨跟在身后,小心翼翼的开口,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自己竟然无法直视面前这位四岁童子。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迎着朝阳,陈子昂张嘴一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