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娱乐春秋>目录>

第七百六十四章 纳纳乾坤古复今

第七百六十四章 纳纳乾坤古复今

小说:娱乐春秋作者:姬叉字数:2677更新时间:2018-10-04 07:20:26

  

  破邪除煞的事情,对于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没有什么感觉,人们只知道曾经某一天四处天灾,海啸地震无所不来,简直是末日倾颓,世人受灾惨重。

  而那之后,朝廷与正道各宗,以及星月宗率领六道之盟,掀起了举世重建和发展。朝廷在皇夫、辅政王薛牧的倡导之下,鼓励文理术算,鼓励神机锻冶,鼓励商贸交通,在朝廷的一力倡导之下,终于不再是所有人削尖了脑袋去习武,不再是“习武不成便是废物”。

  事实上所谓的倡导,也不过是因势利导。早就有无数人厌倦了流血战斗,尤其是由大乱之世好不容易平复发展的沂州。

  人心思定,这才是一切的基础。

  不过两三年,整个世界就变了个模样。

  若从空中俯瞰,金黄的稻谷堆得满路满仓,雕梁画栋的楼宇遍布四海,如蛛网般的铁轨贯通神州各地,列车飞驰,如同奔流的血脉。

  人口以倍数暴涨,牛马漫山遍野,钱粮堆积如山。

  朝廷有了官方修史者,负责记录从古至今的变迁,以及今日的盛况。

  “……建元之治,振古以来,未之有也。”

  “唯建元女帝英姿盖世,武定四方,式昭文德,此其一也。辅政王薛牧者,顺人之道,济世康民,古之圣贤不及也。夫妇道合,文武相济,乾坤昭然,故有盛世之辉……”

  其实薛牧是没有他们吹嘘得那么好的。

  他也挺腐败,主要表现在,问鼎潭四周终于大兴土木,盖了一座真正的未央宫,把问鼎潭都围在里面,变成了后花园内池塘。

  有夏侯荻莫雪心慕剑璃等等与星月宗不是一茬的妹子在,他也不合适天天住在星月宗山门,于是另起王宫,便是此地。

  而除了夏侯荻还要每天上朝之外,慕剑璃莫雪心祝辰瑶秦无夜叶孤影等人全部住进了未央宫,就连星月序列的妹子都不住山门了,全部住了进来,只是偶尔隔三差五回宗门过问一下状况,大家都跟半隐退差不多了。

  如今的状况,确实已经不需要大家费什么心。

  未央宫里从内侍到看门的,无一例外清一色的星月宗与合欢宗的妹子,十里之内,男性连接近都接近不了,连个苍蝇估计都是雌的。

  唯一存在的男性只有薛牧。

  因为在内宫部分,经常是人人都只着轻纱,半遮半掩,春光缭乱地走来走去。起初只是秦无夜带着合欢序列的妹子们故意不讲矜持勾勾搭搭,让薛牧随时随地来了兴致都可以那啥……然后星月宗的妹子全都不服气地学习,最后在这样的氛围里,连慕剑璃莫雪心都受了影响,大家都那样,只有她们包得严严实实很怪异嘛……

  薛牧在里面痛并快乐着,感觉营养快线跟不上。

  最近这一年,在举世鼓吹建元盛世的环境里,他反而在世人面前露面得很少了,几乎都躲在未央宫里,美其名曰通过双修让大家都合道,实则腐败得外人无法想象。

  夏侯荻散了朝,轻装简行来到了这座淫宫。

  进了内殿,就有薛牧的亲卫笑嘻嘻地在门口招呼:“陛下。”

  夏侯荻撇嘴问:“今天又在玩什么花样?”

  亲卫笑嘻嘻道:“今天公子去京了,没遇到陛下?”

  夏侯荻一愣:“他宅了好久了吧,今天怎么忽然想起要出去?而且他出去你们也不随侍……”

  “哪里用得着我们随侍,一群洞虚合道的跟在身边,我们悟性不好,双修了两年都还没洞虚,呜……”妹子很是伤感。

  夏侯荻无语:“那他出去干啥?”

  “宗主有孕,她们说要出去散散步,对胎儿有利。”

  夏侯荻直了直眼睛,忽然一言不发地转身追了出去。

  朕还没怀上呢,臭薛牧!今晚非榨死你不可!

  今天的薛牧是全家大踏青,身边莺莺燕燕十几个,连个面纱都不戴,百花缭乱的倾国丽色让京师街道一片拥堵,就差没人仰马翻了。

  在薛牧身边的是薛清秋,小腹已经微微隆起,脸上带着甜蜜温柔的神情,焕发的光彩让人无法逼视。

  一个小女孩吃着糖葫芦,牵着她的衣角跟在旁边,含糊不清地咕哝:“夤夜也想要个小宝宝……”

  薛清秋翻了个白眼,你自己一天到晚没事变成小孩子跑来跑去,好意思要小宝宝……说来也怪,你以前天天想着长大,到了真长大了又天天没事变成小孩子,很好玩吗?

  最无语的是,被这个逗比传染之后,另有一个深通夤夜神功的孟还真,从此也动不动开始变成小孩子,抽抽巴巴地拉着薛牧的另一边衣角:“薛牧,我也要宝宝……”

  薛牧一手一个,将两个卖萌的左右抱在肩膀上坐着,一路笑道:“好好,我们回去生。”

  你让她们都先变大再说这话行吗?薛清秋气得肝疼。

  岳小婵在身边笑:“几年前我就知道,他喜欢小的。”

  这话说得,颇有几分遗憾。今年的岳小婵十九了,真正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原先作为平板担当的部位也已经不平了,身形完美无瑕,让所有人来评判都是让人艳羡的曲线。可在岳小婵心里,好像还是当初的样子好一点……

  道边忽然传来喧嚣声,一群围观者拍手叫好。

  众人转头看去,是一个擂台。

  可已经不是比武用的擂台了……这个擂台上正在表演舞台剧,表演的内容很有趣:蔺无涯临死斩煞。

  各种各样的歌舞演艺,如今早已蔚然成风,薛牧的几本巨著更是被人翻来覆去各种演绎,那是永远挖掘不尽的瑰宝。而在此之外,这些英雄们的故事也被人们传扬改编,变成了舞台上激动人心的演绎。

  慕剑璃驻足而望,看着台上白衣如剑的景象,眼里颇有几分缅怀。

  薛牧和岳小婵也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想起初入京师那一回,在街边看见的擂台比武。

  对比今日之景,真的恍然如梦。

  岳小婵忍不住问:“你那首歌,真的是最后的作品了吗?”

  薛牧笑笑:“真的,不想写了。你知道我之前是为了什么而写,而现在早已没有必要。倒是如今四处都是你们这些英雄的故事传说,看着自己成为戏中人,是什么感受?”

  岳小婵道:“每次我都觉得,演我们的不够漂亮……”

  薛牧道:“同感,我也觉得演我的都很丑……这就算了,每次把我演得浑身浴血地战斗是什么鬼,我哪是那样的……”

  众人都笑,慕剑璃本来正有些惆怅,闻言也忍不住笑了。

  一直想怂恿师父写新作的萧轻芜终于找到了机会:“那师父自己写这些故事呀,原原本本还原出来,正本清源。”

  慕剑璃颔首道:“如今朝廷写史,其实对你的想法也有很多误解之处,你不考虑自己写个自传?”

  夤夜道:“就是,还有野史把爸爸写得跟个色情狂似的……虽然也差不多。”

  妹子们都扑哧笑了。

  莫雪心忽然道:“还是有人批判你,带坏了世人浮华。和当初石磊的想法差不多,你是否自辩一二比较好……”

  这话一出,大家都有些严肃,转头去看薛牧的表情。

  薛牧出神地想了一阵,摇了摇头:“我这一生……功过难说,无需多费笔墨,留待光阴来评判吧。”

  孟还真噘嘴道:“薛牧,我都没看你写过作品。”

  薛牧宠溺地揉揉她的脑袋:“如果一定要,我就留一首诗吧。”

  说话间,众人恰好走到了奇珍阁。

  林东生仿佛老鼠看到米,滋溜一声窜了出来:“盟主要写诗?我奇珍阁有最好的四宝……只要寄挂在我这儿三天就好……”

  “奸商。”薛牧笑骂,却也没有拒绝。

  他接过林东生双手递来的毛笔,看着铺开的卷轴,沉吟了好久。

  这一生,做了些什么?

  他忽然失笑,终于落笔写下了四句:“发兴合穷千里目,著书聊寄百年心。翻云覆雨谁能问?纳纳乾坤古复今。”

  【全书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