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王牌女助>目录>

第968章 我爱你,始终如初

第968章 我爱你,始终如初

小说:王牌女助作者:鱼不语字数:3317更新时间:2018-10-02 07:18:06

  

  商穗两岁半的时候,被受邀做陈博轩和蔡馨媛婚礼的首席花童,婚礼后台,一身定制西装的商绍城坐在休息室,商穗就坐在他腿上吃零食,商绍城手里拿着纸巾,随时帮她擦嘴擦手。

  岑青禾去了蔡馨媛那边,今儿主角陈博轩进来,看到商穗就迫不及待的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将她举高高,“穗穗,看干爹今天帅不帅?”

  商穗穿着一身白色羽毛的公主裙,齐刘海儿,脑袋两侧分别扎了两颗可爱的丸子头,加之商绍城跟岑青禾混合的逆天颜值,简直就跟个活的芭比娃娃一样,被举在半空,她垂着大眼睛看向陈博轩,奶声奶气的回道:“帅,干爹帅。”

  陈博轩将她搂在怀里,不知道是逗她还是逗自己,快乐的原地转圈。

  商绍城没好声的道:“别一看见我女儿就跟疯了似的,放下她,要转自己转。”

  陈博轩抱着商穗停下来,哄着她问:“穗穗,喜欢干爹还是爸爸?”

  商穗噘着粉红色的小嘴,一勾唇,不假思索的回道:“爸爸。”

  陈博轩‘啧’了一声:“你看看干爹,干爹今天结婚,不比你爸帅?”

  商穗扭头看向商绍城,二话不说,只抬起肉嘟嘟的双臂,做了个要抱的手势。

  商绍城毫不迟疑的站起身,过来把商穗从陈博轩怀里抱走,过程中多少受了些阻力。

  商绍城对商穗温声细语的说道:“爸爸告诉你,长大了绝对不能找像他这样的人,脑子不好使,知道吗?”

  陈博轩蹙眉道:“说什么呢?不教孩子好。”

  商绍城一掀眼皮,无比炫耀又揶揄的说道:“我教我自己女儿,不喜欢你教自己的去啊。”

  陈博轩一撇嘴角,随即回道:“臭显摆什么啊?馨媛现在也怀着孕呢,再有不到八个月,我也当爹了。”

  临了还给了个‘哼’。

  商绍城说:“我希望你生个儿子。”

  陈博轩笑说:“生儿子就让他娶穗穗。”

  商绍城道:“谁告诉你我女儿要嫁人了?”

  陈博轩一脸怪异,商绍城抱着商穗,立马换了张脸皮,温柔的问:“你最喜欢谁啊?”

  “爸爸。”

  “你长大后要嫁给谁啊?”

  “爸爸。”

  “妈妈和爸爸,你跟谁更好?”

  “爸爸。”

  商穗每叫一次爸爸,商绍城眼中的神情都能腻出水来,陈博轩一副受不了的模样,鄙视道:“孩子长大嫁不出去,都是你怂恿的。”

  商绍城不以为意,“我养她一辈子,谁能配得起她?”

  “行行行,到时候你就成老不死的了,我看你能耗到什么时候。”

  另一边,岑青禾,金佳彤,沈雨涵和艾熙等人,都在蔡馨媛的休息室里,化妆师在给蔡馨媛进行最后的补妆工作,其他人坐在沙发上闲聊。

  岑青禾问:“佳彤年底结婚,雨涵跟艾熙呢?你俩准备什么时候?我孩子都能下地打酱油了。”

  沈雨涵道:“我跟老霍也快了,我爸妈找人看了,说是我俩明年结婚最好,我们准备明年年初。”

  岑青禾又看向艾熙,下巴微抬。

  艾熙微笑着道:“我跟靳南现在谈恋爱谈得挺好,还没打算结婚。”

  坐在化妆镜前的蔡馨媛扬声说:“就是谈得好才会打算结婚,难不成两天一吵三天一打的人,还能张罗着结婚?”

  岑青禾也说:“是啊,你俩也谈了三年多了,差不多可以准备结婚。”

  沈雨涵朝着艾熙挤眉弄眼,压低声音道:“我看你家那位平时也不怎么爱说话,挺高冷的,私下里跟你相处是什么样的?”

  艾熙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边笑边说:“他是话不多,私下里有话就聊啊,没有话就不说嘛。”

  岑青禾问:“什么时候不说话?”

  艾熙道:“看电影,他工作,或者睡觉的时候……都不会说话啊。”

  这句可算是炸了,蔡馨媛跟沈雨涵能放过她?马上狂轰滥炸,非得问艾熙,她跟靳南是怎么‘睡觉’的。

  艾熙闹了个大红脸,只好向岑青禾求救,岑青禾撇撇嘴,“我能弱弱的说一句,我也很想知道吗?”

  结婚,开心的大事儿。

  继岑青禾结婚快三年之后,蔡馨媛也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了陈博轩,这对活宝打从谈恋爱开始就一路闹腾,虽然在外界看来,并没有商绍城跟岑青禾在一起的阻力大,但个中酸甜苦辣,也只有他们自己和少数的内部人才知道。

  谈恋爱是因为互相喜欢,结婚是因为想在一起一辈子,见惯了情侣之间的如胶似漆,也见惯了分手时的撕心裂肺,所以才会格外珍惜婚姻,人生那么长,彼此都把最好的年龄拿出来陪对方挥霍,是有多爱,才会如此勇敢?

  岑青禾是参加一次婚礼哭一次,坐在距离台上最近的一桌,岑青禾中途哭到看不清楚人,她终于明白在她结婚的时候,蔡馨媛是什么样的心情。

  她跟商绍城认识七年,陈博轩跟蔡馨媛也是,但她跟蔡馨媛的友谊超过了二十五年,人生有几个二十五年?

  很幸运,她们一路走来,终于嫁给了自己最想嫁的人。

  蔡馨媛怀孕了,这事儿还没对外界宣布,只有内部人知道,所以婚礼敬酒的时候,给蔡馨媛准备的都是白水,陈博轩的才是白酒。

  岑青禾眼睛都哭红了,看着陈博轩跟蔡馨媛站在自己面前,两相对望,岑青禾那一肚子的话到了嘴边,竟是什么都没说,只仰头把杯中酒一仰而尽。

  蔡馨媛也是,岑青禾想说什么,她都懂。

  倒是商绍城跟陈博轩说了句:“娶到这么好的老婆,算你走运,以后对馨媛好点儿。”

  陈博轩难得的没有不正经,眼睛湿润的回道:“我知道。”

  海城结婚是在晚上,闹洞房都方便很多,想当初商绍城跟岑青禾结婚的时候,陈博轩不知打哪儿拿出半碗老陈醋和一盘子饺子,非让商绍城吃饺子蘸醋,说饺子饺子,早生贵子。

  可怜商绍城赶鸭子上架,半碗醋被两人驾着,一人掰嘴,另一个灌进去的。

  岑青禾趁乱吃了个饺子,嘿,酸菜馅儿的,不等商绍城把醋喝完,她饺子都吃了半盘,没办法,婚礼上没工夫吃,这会儿饿了。

  现在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终于轮到了陈博轩结婚,商绍城老早就跟这帮人打好招呼,可劲儿闹,就算把房盖儿掀起来,大不了回头他再叫人给盖一个。

  陈博轩好悬没被扒下一层皮,中途他嗷嗷的喊着蔡馨媛,“老婆,老婆,救我……”

  然而再看他老婆蔡馨媛,没喝酒也跟喝高了一样,拍着手叫好,让商绍城他们可劲儿收拾陈博轩,这就叫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

  商绍城笑道:“就喜欢你这大义灭亲的范儿,回头生完孩子回公司升职!”

  蔡馨媛拿起一杯饮料,遥敬商绍城,“多谢老板提拔。”

  陈博轩大喊,“你个卖夫求荣的!”

  这一晚,所有人都撒了欢的闹腾,女人们又哭又笑,男人们又打又闹,明明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却一个个像是二十出头的样子。

  人生最得意,不过一群知己,一个挚爱,膝下有子,幸运还有父母陪伴。

  岑青禾只记得那晚大家都疯了,真是差点儿把房盖儿给掀起来,待到商绍城领她回家的时候,她说话声音都是哑的。

  商绍城揶揄她,“知道的是去参加婚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参加奥运会,给奥运健儿加油去了。”

  提到这个,岑青禾马上滔滔不绝,说起她们高中开运动会的时候,她跟蔡馨媛一个是四百米接力,一个是一百米接力,俩人但凡有一个上场,另外一个就左右手各拿一个扩音器,嗷嗷的喊,连带着整个班级,加油声振聋发聩,一度搞到主席台要用大广播喇叭喊:“几年几班同学,请稍微安静一点儿,运动员听不见枪声了……”

  岑青禾边说边笑,商绍城已经伸手打开花洒,先帮她脱衣服。

  岑青禾一喝多就这样,软的像条蛇,往浴室门边一靠,等着商绍城伺候。

  商绍城帮她洗完澡,自己又快速冲了一下,然后抱着她出门,把她放床上。

  “我去隔壁看一眼。”商绍城头发都没擦,就要去看商穗。

  岑青禾躺在床上,本能的噘嘴,然后连续蹬腿。

  她身上的浴巾围得很松,双腿一倒腾,浴巾散开,她像是不知道,抬起双臂,要商绍城抱。

  商绍城站在床边,天人交战了片刻,随即把毛巾一甩,倾身压下去。

  岑青禾抱着他的后背,咯咯笑着,暗道女儿还是不如她吃香嘛。

  今天蔡馨媛结婚,岑青禾跟着忙了一整天,喝高了,又跟商绍城激烈角斗了一番,累到筋疲力尽,她很快就睡着了。

  商绍城先是亲了她一下,随即下床,去隔壁看商穗。

  岑青禾做了个梦,梦里面特别清晰,她手里面捏着三轮面试通知书,坐在盛天的会客室等待面试。

  随后她被带到一个偌大的房间,房间很空,只有进门左拐的尽头放着一张办公桌,男人坐在电脑后面,电脑屏幕遮住他的脸。

  岑青禾隐约知道他是谁,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只听得他慵懒又冷淡的声音传来,“整过容的出去,当过小三儿二奶的出去……”

  身边人说的话,她都仿佛似曾相识,这幅画面太清晰,到底在哪里见过?

  转眼间,房间中只剩下她自己,岑青禾紧张到心都要跳出来。

  她不敢抬头看,但余光又始终瞥着电脑的位置,努力想要看清那后面藏着的人。

  长久的寂静,忽然间电脑后的人探出一张略显青涩却绝对迷人的俊美面孔,对着她微微挑眉,“白眼儿狼,怎么是你?”

  一句白眼儿狼,岑青禾猛然想起他是谁,她笑着喊道:“绍城哥哥!”

  那一年,他二十五岁,她二十三岁。

  (全文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