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天国的水晶宫>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 沸腾的群戏

第二百一十章 沸腾的群戏

小说:天国的水晶宫作者:流血的星辰a字数:3454更新时间:2018-04-28 06:33:35

   再怎么自欺欺人,也不能改变人家胸型比你大上好几个数量级的事实啊!陆希很想这么回答一句,但考虑到很有可能得到“好感度N”的评价,于是也只能作罢;可陆希又不得不承认,那血腥猎奇,却又明显带着浓墨重彩的香艳画面,对自己的吸引力着实不小。

  为了不让好感度下降,陆希便决定还是先打着学术讨论的旗号忽悠对方一下:“嗯,原始部落的宗教仪式是非常重要的,这对研究他们的社会结构和文化状态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阿尔托莉亚,所有的魔法师都是研究者,在研究者的眼中,那不只是两个白鬼女人的**,还代表着一个种族的文化风貌……”

  “白鬼的种族文化风貌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你又在胡说八道了!”

  平时无论陆希说什么都信的阿尔托莉亚,这个时候却表达了极为坚定的质疑。陆希顿时便“虎躯一震”,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神sè,觉得世界观仿佛都被颠覆了

  震惊之后,自然便是一种情感上的浓浓创伤。陆希泫然yù泣地看着一脸不满的阿尔托莉亚,刚刚再准备忽悠几句,广场上聚集的魔怪们顿时发出一阵沸腾的声音。怪里怪气的欢呼声喧嚣无比,仿佛群魔乱舞。

  活动似乎已经是到了高cháo了。这个时候,阿尔托莉亚也没心思理会陆希了,因为连她自己也被那场景吸引了注意力。

  看到两位姐妹几乎已经被白熊的血淋成了血人,为首的那个白鬼女xìng也脱掉了衣服,露出一具更加凹凸有致的**身体。她走到了被叉在zhōngyāng的雪怪前面。不为所动地任由那巨兽朝自己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手中握着一把通体黑漆漆的。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大招的匕首,用力将其刺入了对方的胸膛。

  雪怪的嘶叫声已经由歇斯底里变成了身嘶力竭。雪山巨怪的生命力在这个时候反而变成它痛苦的根源,它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挖心剖腹,但一时之间却根本无法断气。白鬼女人没有理会那些飞溅喷洒在自己身上的血液,只是以非常果断的动作从腹部掏出了还在以急促频率颤抖着的心脏。她两手捧着这足足有婴儿头颅一般大的血淋淋湿漉漉的心脏,送到了嘴边……

  这口味就有些重了,即便是见多了死人的陆希和阿尔托莉亚也不由得瞠目结舌。陆希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这才让胃部涌起的些许不适平复了下去。

  可能是这么大号的心脏对于这白鬼女人来说还是太大了些,她只是啃了两口便吃饱了,随手将这脏器丢到了人群中。顿时引来了激烈的哄抢,最终被一个看上去特别高大孔武有力的白鬼抢到。他仿佛得到了什么天赐的秘宝似的,双膝下跪将这大半块心脏举过了头顶,神神叨叨地念叨了一大段仿佛是祈祷的祝词,这才心满意足地捧在怀里大口撕咬了起来。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白鬼女人将绑着三头冬狼的架子一一推到了面前,接着便举着冰晶匕首,伴随着那痛苦到撕心裂肺的悲鸣声,从狼身上活生生地撕下了一条条肉条。然后抛到了“人群”中,仿佛正在养育幼儿的母兽一般。

  “这,这也太残忍了吧……”阿尔托莉亚攥紧了拳头瑟瑟发抖着,自然不是被吓的。却是被气的。她并不是那种爱心泛滥的草食系圣母,手里也有着不少xìng命,但骑士范儿满满的她向来都是堂堂正正地击败敌人。自然看不惯白鬼们这样毫无疑义地对动物施展残酷的凌迟之刑。

  “哪怕是猎物,也可以直接将杀死啊?又何必让它们白白遭受这样的痛苦呢?”

  陆希看着愤愤不平的阿尔托莉亚。很担心她会看不过眼直接冲下去。好在过了好一会,骑士公主的谴责都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这才松了口气,到:“兴许是它们觉得从活物生上取下来的肉食比较有活力吧……”

  总而言之,在三头冬狼的快要被剥得只剩下骨架的时候,白鬼们大多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只有那些个头矮小的蓝人依旧高高地举着手臂,仿佛嗷嗷待哺的雏鸟一些。看得出来,在这么一个诡异的原始部落城镇中,蓝人是处于绝对的下仆地位。

  在母系氏族中处于绝对领导地位的白鬼女xìng自然也不会太在意这些下仆,况且,据说蓝人的抗饥饿和繁衍能力和地jīng都有得一拼,放着不管也绝对不会饿死。

  这两个女人最终完成对冬狼的凌迟和分尸仪式之后,挺了挺浑身沾满血水,也不知道是诱惑还是猎奇的**,就这样从着台下男xìng白鬼露出了挑逗的笑容,那张本来还充满犀利美的脸蛋沾满了浓厚的血污,在脸部肌肉的挤压之下却显得异样可怖,宛若亡灵女妖们的诡笑。

  可就是这样的诡笑,对那些男xìng白鬼们仿佛罂粟般的致命,一个个发出了血脉贲张的吼叫声,摩拳擦掌跃跃yù试。

  “不会吧……下面将要发生的不会是某种观众喜闻乐见的剧情吧?”陆希不由得头皮发麻,低声自言自语道。

  “陆希,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你知道吗?”阿尔托莉亚懵懵懂懂地看着台下的场景。她没有经历过类似的场景,再加上天然呆属xìng,一时半会还联想不到那方面去。

  “这个……嗯,我该怎么给你解释呢?”陆希斟酌着词汇:“我只能说,对于任何一个种族,这都是比猎食和生存一样重要的,最有生产力的工作了。”

  这样弯弯绕的回答明显有些超出阿尔托莉亚的脑力了,她过了将近三分钟才终于明白了过来,顿时发出“啊”的一声,脸上红得仿佛要冒出水蒸气一般。鸵鸟一般埋下了脑袋。这个时候,她看来是想不到说什么“不准看”之类的话了。陆希自然也乐得继续观战。

  白鬼的女xìng只有三个,血气方刚的纯爷们却有百来号。就算她们的人体结构和人类不一样,但估计也不可能有那么强的耐力。于是,白鬼sāo年们充满了基情和青chūn的互殴自然也毫无征兆地开始了,只看见怒吼和惨叫齐鸣,冰渣和蓝血飞溅,再加上唯恐天下不乱在旁边呐喊助威的蓝人,顿时便乱成了一团。

  在自然界中,食物和交配权都足可以引发一场高烈度的战争,如此看来。这个标准也适用于看上去还处在原始社会中的白鬼们,尤其是在这个男多女少僧多粥少的残酷社会。

  “真是看不下去了……”望着那些热血沸腾的肌肉白鬼sāo年,一直以水晶宫为终究目标的陆希,突然便感受到了深深的罪恶感。

  更让人惊讶的事情便发生了,就在白鬼sāo男们为了交配权努力奋斗的时候,那领头的白鬼女xìng却回过了身,从已经死透了的雪怪的胸腔里又掏出一块脏器,回过头去,突然用力地向身后的拉克西丝雕像扔去。

  “呯!”脏器砸在冷硬的石质头颅上。碎肉和血浆飞溅开来,有不少都溅在了石雕上,顺着“拉克西丝”的慢慢地流淌之下,形成了明显的轨迹。

  陆希现在知道。这清冷坚硬的石雕上那些斑驳的污迹是怎么形成的了。

  这是在做什么?难道也是某种原始宗教的无节cāo仪式?话说回来,把雕像立在广场中心不是当成偶像崇拜,而是作为泄愤工具吗?这么说起来。这些白鬼也还是很有一个自嘲的M之心啊!

  陆希目瞪口呆,阿尔托莉亚却顿时开始怒火中烧了。她可以坐视她们在众人面前裸露身体。最多心里腹诽一句“太失礼”了,也能接收她们在广场上开乱叫派对。最多唾骂一句“不要脸”,然后一边面红耳赤一边偷偷摸摸地观摩学习毕竟让阿尔托莉亚这样受过完美宫廷教育,节cāo满满重视荣誉的骑士公主骂人家碧池也是不现实的但这不代表她能够接受自己拉克西丝的雕像受到如此的侮辱,这是对所有重视祖先传统和脸面的诺德人最大的挑衅。

  “阿尔托莉亚,别啊……”陆希赶紧上去拉住骑士公主。

  “陆希,你放开我!我要宰了那个家伙!”

  “要宰也不用急这一时啊!而且,你现在还提得动剑吗?”

  “可是……可是……”

  就在两人还在挣扎的时候,广场中的无遮大会也即将发展到了高cháo。战斗终于决出了胜负,几个特别身强力壮的白鬼作为第一批代表,昂首挺胸地走出了人圈,向zhōngyāng的女xìng们走去。那个被赐予了雪怪心脏的自然也是属于其中之一。

  母系社会就是母系社会,哪怕是要进行最具有生产力的活动了,白鬼女人们也没有作出任何搔首弄姿的姿态,最多只是带着媚笑向那些男xìng伸出了手,而这批幸运儿们也一个个露出了受宠若惊的姿态,卑躬屈膝地跑了过去,仿佛是服侍贵族女人的鞍前马后的面首一般,而且还是最低等的那种。

  做男人做到这个地步,连陆希都恨不得替他们丢人,虽然对方不是人。

  便是天然呆如阿尔托莉亚也知道马上要发生什么事了,便也停止了挣扎,红着脸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我们还要看下去吗?”

  当然要看下去了。

  陆希刚想这么回答,便突然听到了广场下传来了一阵激烈的喧闹声,虽然那群魔怪一直都很吵闹,但总觉得这一次的气氛稍显不同。他赶紧探头出去,便看见那刚刚享用了心脏的男xìng白鬼已经噗咚地跪倒在了地上,微微颤颤地伸出手,指着他面前的山崖,也是陆希他们对面的石壁。

  他的胸前插着一根深可入骨的箭矢,箭簇还在微微晃动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石壁上已经站满了弯弓搭箭的人影,正瞄准着广场中拥挤的白鬼和蓝人们,而这个时候,这些土著魔物们大多甚至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要说是准备战斗了。

  随后,箭如雨下!(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